TXT小说下载网 >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 565.

565.

最新网址:www.ixiatxt.com
    叶晨心中有些焦急,他没有想到的是,柱间和斑在和他急速交手之际,竟然还在向自己发起攻击,而且招式比起刚刚又犀利了许多。

    叶晨不敢怠慢,连忙抽出自己腰间的长剑迎接着柱间和斑的进攻。

    一时间,两人打得难解难分,而且叶晨的处境十分危险,因为柱间和斑根本没有留余力,而且每一次攻击的力道都很强,就好像一辆坦克碾压过来一般。

    如果不是叶晨的肉身强悍异于常人,恐怕早已经被柱间和斑给击倒了,毕竟这种情况下,他没有什么优势,只有防守和挨揍。

    而斑也是一脸阴沉,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似瘦弱的青年,实力居然如此之强,而且战斗经验十分丰富,自己一直处于上风,却没有占到丝毫便宜,这样让他十分恼火。

    叶晨心中清楚,虽然自己处在下风,但是并不代表他真的处在绝境之中,如果真正拼命的话,他还是有机会翻盘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他必须稳扎稳打,先找到突破口再说,只要自己能够找到突破口,那么就有机会反败为胜,到时候自己的胜算将大幅度增加。

    叶晨在与柱间、斑的战斗之中,一边思索着对策,一边观察着周围环境,想从其中找到突破口。

    忽然,叶晨心中一跳,因为他感应到自己左侧的树木上,有一条蛇在吐信子。

    叶晨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挥舞着长剑朝着自己左侧冲去,同时将自己手臂上绑缚的麻绳给松开了。

    叶晨刚刚冲出去,只听见'噗嗤'一声,那条蛇的尾巴被叶晨砍断,鲜血狂喷,而叶晨则借助着蛇的反震之力,一拳轰在那条蛇的脑袋上,将其**爆裂,尸骨无存。

    叶晨看到那条蛇被自己干掉了,连忙跑回原地,查探一番那条蛇的死亡原因。

    这条蛇应该属于剧毒的蛇类,它的毒液有着腐蚀皮肤的效果,叶晨之前已经尝试了,不仅没有腐蚀到皮肤,甚至皮肤上的汗毛都没有被沾染到半点毒素。

    叶晨心中暗惊,自己刚刚如果没有及时躲避,或许就要遭殃了,幸好自己运气足够好,要不然就麻烦大了。

    看到蛇被杀,柱间和斑两人并未停下,而是继续发动攻击,叶晨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担忧起来。

    叶晨不知道柱间和斑两人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他们想用毒?

    叶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就连忙往后退,可是叶晨刚刚退出去几步的距离,就感应到自己脚下有一颗石子被踢飞,正好飞射向自己。

    "不好!"

    叶晨连忙闪开。

    石子擦着叶晨的耳朵呼啸而过,叶晨连忙躲在了一旁的草丛后面。

    叶晨刚刚躲开,柱间和斑就冲了上来,叶晨心中有些紧张,因为他发现柱间和斑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仿佛变得更加疯癫,他的双眸之中有着红色的光芒。

    "你们两个到底想怎么样?"

    叶晨看着疯狂冲刺过来的柱间和斑两人,心中有些慌乱。

    柱间和斑两人的速度极快,几乎转瞬间就来到了叶晨的面前。

    "嘭嘭嘭!!!"

    两道巨响声,柱间和斑两人的拳头重重落在叶晨的身体之上。

    叶晨被两人狠狠砸中之后,只感到一股庞大的力量涌入自己的身体内部,让自己感觉全身的筋脉寸寸断裂,而且一股灼热的气流不断的在他的体内乱窜,使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

    好厉害!

    叶晨心中惊骇,这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拥有如此巨大的力量,这简直超乎了常理。

    叶晨在被两人重重撞击的一刹那,整个人就已经昏迷过去了,不过他的意识还保留着,他的意识依旧清醒,他知道现在自己肯定被这两个怪物给抓住了,而且是抓在他们手中的。

    两人将叶晨拖到远处,将他捆绑住。

    "这个小子的肉身太强了,我们根本就抓不住他。"

    "是啊,如果不是他被我们打晕了,我们根本就抓不住他。"

    "这次我们要抓活的,不能弄死他,这样就不好玩了,我们要好好玩玩他。"

    "嘿嘿,你说的没错,我也要好好玩玩他,我要把他折磨到生不如死,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死去!"

    "嗯,我们两个一起去抓他。"

    "走吧!"

    叶晨在两人的注视下,被拖进了树林深处。

    叶晨被这两人拖进树林里面后,他的身体被绑在一棵参天大树之上,两人的身影也跟着消失不见,不知道去哪里了。

    叶晨的身躯在微微颤抖着,显示着他心中的愤怒,他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如此恶劣,竟然想将自己折磨到生不如死。

    叶晨咬了咬牙,他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自己一定要尽快挣脱这两人,要不然自己迟早会落在他们的手中。

    叶晨不断的运功调息,试图将自己的体内那些狂暴的内劲平静下来,而后再想办法逃出去。

    叶晨在不断的运行着内劲,同时控制着体内的内劲在周围游走。

    不久后,叶晨的身体内,一股冰凉的气体从他的脚底冒了出来。

    叶晨知道那是内劲,但是不确定到底是内劲,还是寒霜内劲,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体内的内劲已经不再是狂暴的气息,也不再狂躁了。

    叶晨心中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内劲不再狂暴了,就证明他还是可以挣脱这两个家伙的束缚,不至于落入到这两个家伙的手中。

    叶晨在不断的控制内劲游走周身各处,想要从这两个人的手中挣脱,可是不管叶晨怎么做,那两个怪物就是抓住了自己,不让自己逃走。

    叶晨心中非常的懊恼,自己怎么会遇到这两个奇怪的家伙?如果不是遇到这两个家伙,自己现在已经成功逃走了。

    叶晨知道不能放弃希望,只有等自己恢复一些体力,才能再做打算,否则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叶晨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但是他知道这些都没有任何作用,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坚持下去。

    就在这时,叶晨的身体忽然感受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叶晨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好像被人捅了一刀,而且还不止一刀,因为叶晨发现有三道锋利的尖锐爪痕印在自己的腹部,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淌出来。

    这是两人对自己进行凌迟的攻击,他们想将自己的腹部割掉,而后将自己扔到森林里面。

    如果被丢到森林里面,叶晨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活着,所以叶晨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叶晨强忍着剧痛,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同时不停的控制内劲,控制着体内的内劲,在不停地治愈着伤口,不过他发现,他现在体内的内劲还不足以治疗这三道伤痕,所以他不断地运转内劲,让它们快速的愈合。

    叶晨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很有可能会被这两个家伙给杀死。

    就在这时,叶晨看到一块巨石,他心中一喜,赶紧冲了过去。

    "嗖......"

    就在他冲向巨石的时候,巨石突然飞了出来,朝他撞击过来,叶晨赶紧闪躲,避过巨石,但是巨石的撞击力太大,叶晨还是被撞倒在地,摔了一个狗啃屎,狼狈不堪。

    叶晨赶紧爬起来,准备继续逃跑,不过他发现两人已经追赶了过来。

    叶晨心中大惊,他赶紧施展起缩地成寸,朝着另外一边快速逃跑。

    柱子一族的族人在柱子山谷中,一般都是靠腿部移动,而且柱子一族的族人的速度十分迅猛,一旦施展起缩地成寸,速度快到让人难以相信。

    柱子一族的族人追逐起来非常凶悍,每一次冲刺都会带起一阵尘土。

    "砰!"

    突然,柱子一族的一位壮汉,直接撞碎了一棵碗口粗细的大树,从大树上跳跃下来。

    柱子一族的族长柱子冷哼一声,冷冷看着前面的叶晨。

    "小子,你今天插翅难飞,乖乖束手就擒吧!"柱子一族的族长冷笑着看着叶晨。

    "哼!休想,我是不会投降的!"叶晨冷哼道。

    听到叶晨的话语,柱子一族的族长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嘲讽的看着叶晨:"小子,你真的是太天真了,就凭你,还能从老夫手中逃走吗?别痴人说梦了!"

    柱子一族的族长一脸冷笑地盯着叶晨。

    "就凭你们两个,还想要抓住我吗?"叶晨冷声道。

    "呵呵,是不是痴人说梦,你很快就会知道的!"柱子一族的族长一脸冷笑的盯着叶晨,随即朝着叶晨冲过去,他知道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既然不可避免,那就不必要再有任何的顾虑。

    "轰轰轰!"

    柱子一族的族长不断的出掌,每一掌拍在树干上,就会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就好像一辆坦克撞击在树干上一般,让树木摇晃,让地面发生震荡。

    柱子一族的族长虽然实力比叶晨低很多,但是他的掌法威力却丝毫不弱,而且每一掌拍在树干上的力量非常巨大,就算叶晨的体质强横无匹,也承受不住。

    叶晨连连躲闪,躲避着柱子族长一波又一波的强大攻势。

    叶晨不停的闪躲,但是每一次都差点被柱子族长击中,这让叶晨非常苦闷。

    柱子族长的掌风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叶晨根本躲不开,就好像在空中有数千米高的空间,不停的扇着叶晨的耳光,让叶晨根本无法躲闪。

    "嘭嘭嘭......"

    "啊啊啊......"

    叶晨不断的被柱子族长一拳砸中身体,发出阵阵惨叫声。

    "噗通......"

    叶晨终究还是躲不开柱子族长的强大攻击,身体被狠狠砸在地上。

    叶晨躺在地上,感受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移位一般难受。

    "该死,怎么会这么难受?"叶晨感受着自己身体里面的情况,他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是伤,尤其是腹部的伤口更是撕裂的很厉害,血液正往外流淌,叶晨知道自己的内劲快耗尽了。

    "小子,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我不会杀你,但是我会将你扔进森林里面,你的肉身会慢慢腐烂,最终被野兽吃掉,而你体内的精华都会被我吸收干净。"柱子一族的族长冷哼道。

    "你做梦!"叶晨瞪着柱子一族的族长骂道。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只要老夫一挥手,就能够将你给撕成碎片。"柱子一族的族长一副高傲的表情,看着躺在地上的叶晨说道。

    叶晨冷冷的看着他:"想要杀我,那就先把我杀死,否则就休想得逞!"

    "好!很好!小子,你的骨头很硬,那么老夫就送你归西!"柱子族长大喝一声,突然冲出来,双掌同时拍向叶晨,两股巨大的掌风夹杂在掌风里面,朝着叶晨拍击过去。

    "砰!"

    "砰!"

    "砰!"

    两股巨大的掌风狠狠的轰击在叶晨的胸膛上,直接将叶晨击飞出去。

    叶晨被柱子一族的族长击飞之后,他的身体就好像是破麻袋一般,重重摔在地上。

    "啊啊啊......"

    叶晨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发出咔嚓的声音。

    "啊......"

    叶晨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痛呼声响彻整个山脉,听在耳朵里面,让人毛骨悚然。

    柱子族的族长和柱子一族的那些壮汉听到叶晨的惨叫声之后,都忍不住露出了一脸冷笑。

    柱子一族的族长冷哼一声:"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错误?"

    叶晨一字一顿的问道:"什么错误?"

    "我们的族长,可是武帝级别的超级高手,你不是对手,这不仅仅是实力的差距,这还涉及到智慧的问题。"柱子一族的族长解释道。

    "什么!"叶晨听完柱子一族的族长的解释之后,不由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柱子一族的族长竟然是武帝级别的存在。

    "你们族长真的是武帝?"叶晨吃惊的看着柱子一族的族长。

    叶晨万万没有想到,柱子族长居然是一名武帝级别的强者。

    "当然!"柱子一族的族长点了点头,冷冷的笑道,"我们族长的实力可是比你强多了,不过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的好!"

    "我不相信你的话,你明明只是武王巅峰而已,你居然敢说自己是武帝?这绝对不可能!"叶晨摇摇头道,显然是不相信柱子一族的族长是一名武帝级别的强者。

    "哼!小子,你不相信是你的事情,反正这是我们家族的机密,你就算想知道,你也不配知道!"柱子一族的族长冷哼一声道。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这个秘密,那我也不强求,我现在要离开,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我肯定会回来找你们报仇的。"叶晨站了起来,冷笑一声,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柱子一族的族长看到叶晨要走,急忙喊了一句。

    叶晨转身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小子,你以为就凭借你,还能够逃得掉吗?"柱子一族的族长冷哼道。

    叶晨笑了笑:"你们族长既然是武帝,你应该知道我是谁,难道你认为我会怕他吗?"

    "哼!小子,你的确有几分实力,不过你的实力再强大,在我们家族族长面前,依旧只是蝼蚁一般,你以为你有能力杀我们家族的族长吗?简直是白日做梦!我们族长可是货真价实的武帝!"柱子一族的族长冷冷的哼道。

    "哼,我看你还是乖乖留在这里等死吧!"叶晨一脚踩在地上,身形猛然爆射而出,速度奇快无比,眨眼间便出现在柱子族长的跟前。

    柱子族长见状,吓了一跳,想不到这小子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小子,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休怪我们动用特殊的手段了。"柱子一族的族长冷笑一声。

    叶晨闻言,心头不由一紧,冷冷的看着柱子一族的族长问道:"特殊的手段?你说什么手段?"

    "嘿嘿,小子,你知道我们族长的特殊手段吧!"柱子一族的族长阴冷的看着叶晨,嘿嘿一笑。

    "你们族长的特殊手段,难道是......"叶晨听到柱子一族的族长的话之后,脸色微变,惊呼了一声,但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柱子一族的族长给打断了。

    "嘿嘿,小子,你猜的不错,我的特殊手段,就是吸食人的精血,从而提升自己的实力,你说我的特殊手段厉害吧?"柱子一族的族长看着叶晨得意洋洋的笑道。

    "吸食别人的精血提升自己的实力!"叶晨听完之后,心中大骇,想不到这柱子一族的族长竟然会使用这种残酷的方法。

    "哈哈!小子,我告诉你,你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如果再不将你的精气神抽取出来,那你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你的寿命不会超过一年,如果你不交出精气神的话,那我就将你炼化,让你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柱子一族的族长阴冷的看着叶晨,冷笑一声。

    叶晨听完柱子一族的族长的话之后,心中一颤,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柱子一族的族长,竟然会使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将自己炼化成行尸走肉。

    柱子一族的族长看到叶晨被吓坏了,冷冷的哼道:"哼!看来我的威慑还是很管用的嘛!不过这只是一部分原因罢了,另外一部分原因,还不是因为你太弱了。不过,如果你能够将自己身上的元丹献祭出来,或许我会饶你一命也说不定。毕竟你的潜质很好,我们家族需要的是那种有潜力,天赋又非常恐怖的武者,你现在还不值得我们用这种手段。"

    "我呸!你还真的以为你是武帝强者,你就很牛掰吗?"叶晨看到对方嚣张的样子,不屑的冷笑道。

    柱子一族的族长看到叶晨不买账,脸色一沉,冷笑一声:"小子,我告诉你,我虽然不是武帝级别的强者,但却可以秒杀你这种修为的武圣初期强者。你就算拥有逆天的天赋,可惜在我的面前,你根本连一丝的挣扎都不能够做到!"

    "哼!既然你们家族的族长是武帝强者,那你们为何还要受这么多的苦?"叶晨冷哼一声问道。

    "我们家族的族长是武帝,我们也是武帝,但我们家族的族长是不能够离开家族太久的,否则会受到诅咒,一旦我们家族的族长离开家族太久,就会遭受诅咒,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叶晨听完之后,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没想到,在武界里面,竟然还有人受到诅咒。

    "哼!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现在马上跪下给我磕三百个响头,并且答应将自己的元婴献给我们家族,然后我就放你离开!"柱子一族的族长看到叶晨不愿意给他磕头,顿时恼怒道。

    叶晨冷笑一声:"做梦!"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柱子族的族长看到叶晨居然还嘴硬,顿时大吼一声。

    叶晨看向柱子一族的族长,冷冷一笑,道:"那你试试看,看看我究竟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既然你自寻死路,那我就成全你。"

    "轰轰轰......"

    说完之后,柱子族的族长身形暴掠而出,直接冲向叶晨,拳头挥舞起来,对着叶晨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起来。

    "砰、砰、砰......"

    叶晨和柱子族的族长激烈的战斗起来。

    两人的实力旗鼓相当,叶晨虽然不是柱子族的族长的对手,但也不至于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两个人的战斗,一时半会儿的还真的难分胜负。

    "咻!咻!咻!"

    叶晨躲闪着柱子族的族长的攻击,同时将一枚枚蕴含强大力量的丹药吞入腹中,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伤势和力量。

    "轰隆隆!"

    "咔嚓!"

    "啪啦!"

    "啊......"

    两人激烈的打斗着,一时间,整个山洞内的石壁都在剧烈的震动起来,巨大的撞击声和爆炸声在不停的传来。

    柱子一族的族长看到叶晨竟然还敢继续和他战斗,顿时勃然大怒起来。

    "臭小子,我今天必须要将你给灭了!"柱子一族的族长冷哼一声。

    "轰轰轰!"

    一道道恐怖的攻击在柱子一族的族长的攻击之下,不断地轰击在地面上,掀起了漫天尘土飞扬。

    "嘭嘭嘭嘭......"

    "噗!"

    "砰砰砰砰......"

    叶晨不仅仅承受着柱子一族族长不断地轰击,他还承受着那些攻击产生的冲击波。

    在这种冲击波的轰击之下,叶晨的防御力量瞬间崩溃开来,身体里面的五脏六腑更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叶晨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更是往后退去。

    "小子,这次你终于受伤了吧!"柱子一族的族长冷笑一声,冷声道。

    叶晨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他没想到,这个柱子族的族长竟然这么强,他的防御力量,已经达到了武皇巅峰的层次,而且还有着一股恐怖的力量,足以轻松的碾压普通的武王,即便是遇到武宗级别的高手也能够抗衡。

    "小子,现在跪下给我磕三十个响头,然后把自己的元丹献给我,我就饶你不死,不然的话,我现在就立刻杀了你!"柱子族的族长盯着叶晨,冷声道。

    叶晨深吸一口气,冷喝一声:"我说过,我不会屈服于你的,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有本事你尽管出招吧!"

    "很好!你真的很好,我就不信我拿你没有任何办法了!"柱子一族的族长冷哼一声,身影陡然暴涨,瞬息之间就变得比叶晨高大了数倍,宛若一座小山,气势逼人,犹如一尊盖世魔神,镇压着天下苍生!

    叶晨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被一股庞大的气势镇压住一般,一阵窒息,他知道,他的身体承受不住柱子族族长这一击。

    叶晨知道,现在他只能够选择躲避。

    想到这里,叶晨的双眼微眯了起来,看了柱子族族长一眼,随即身形暴掠而起,朝着旁边的石壁冲去。

    "嘭!"

    叶晨的身形狠狠的撞击在坚硬的岩石上,撞的他浑身发疼。

    "小子,我看你这次怎么逃!"柱子一族的族长看着叶晨狼狈的模样,嘲讽的说道。

    叶晨冷哼一声,不甘示弱道:"我偏不!"说完,叶晨再次撞击上石壁,再次撞击在岩石上,再次撞击上去。

    "嘭嘭嘭......"

    一连串的轰鸣声不断的传来,叶晨每撞击一下岩石,他的身体就受到了重创,每一次撞击,都能够让他的身体受到重创。

    叶晨咬紧牙关,不肯认输,依旧在奋力的撞击着坚硬的岩石。

    "哼!这小子还真够顽固的,居然不怕疼,难怪他能够活着走到现在。"柱子一族的族长冷哼一声,对着叶晨不断地轰击过去,不断的轰击岩石,叶晨的身体再次遭受到了重创,不过这一次,叶晨的身体比刚才更加的强壮了。

    柱子一族的族长一连轰击了几千下,叶晨的身体终于受不了了,他的身体一软,跪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小子,你不是很厉害吗?你怎么不再继续抵挡了呀!"柱子一族的族长看着叶晨哈哈大笑道。

    叶晨咬紧牙齿,看了柱子一族的族长一眼,随即说道:"我知道你的实力比我要强悍很多,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所以,你就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将你给踩在脚底,让你成为我的奴隶,永远无法翻身。"

    柱子一族的族长被叶晨这句话给彻底激怒了,他看向叶晨,冷笑道:"好!很好,那我就等着看你什么时候超越我!不过现在我要杀你还是轻而易举,只需要我一个念头,就能让你粉身碎骨!"

    "你杀不了我!"叶晨非常淡定的回答道。

    "是吗?我倒要看看我是如何杀死你的!"柱子一族的族长冷笑一声,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柱子族的族长突然不见,叶晨立刻警惕的四周望去,不知道这个家伙去哪里了?

    柱子族的族长来到叶晨身后的一棵树的顶部,手掌一握,那颗树就化作了一团树屑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柱子一族的族长再次出现在叶晨的身后,然后对准叶晨猛拍一巴掌!

    叶晨的身体直接被这一巴掌拍在地面上,砸出来了一个大坑,而叶晨则是躺在这个坑里面。

    此时此刻,叶晨的身上已经满是鲜血了。

    叶晨挣扎了一番,从坑里面爬出来,他没想到,柱子族的族长居然如此的厉害。

    "小子,这就是我给你的教训,如果你再敢挑衅我,我就会像捏蚂蚁一样,把你捏死!"柱子族的族长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叶晨,冷冷的说道。

    叶晨抬起头来,目光冰冷的扫了柱子一族的族长一眼,然后身形暴掠而起,朝着外面冲去。

    柱子一族的族长看到叶晨冲出去,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身形骤然消失,紧跟着叶晨身后冲了上去,一拳轰向叶晨的脑袋!

    柱子族族长这一拳蕴含了强大的力量,如果被他这一拳击中,叶晨必死无疑。

    叶晨感觉到柱子族族长那凌冽而又强大的拳头正朝着自己的脑袋轰来,叶晨不由自主的运转《混沌炼体诀》,全身筋脉膨胀了起来,他的身躯再次增大了好几圈。

    叶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强大了,他的心中充斥着兴奋,这个柱子族的族长虽然厉害,但是在他的身上却没有找到丝毫的威胁感,反而让他的心里涌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兴奋。

    叶晨毫不畏惧的迎上了柱子族的族长的这一记重拳,用力一挥拳,轰向柱子族的族长的胸口。

    "砰!"

    两人的拳头在半空中碰撞,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力从叶晨和柱子族族长交击处扩散开来,四周的石块纷纷被冲击的裂开了。

    柱子族族长的这一拳被叶晨给阻挡了下来。

    "哈哈哈......"

    柱子族族长看到这里,顿时仰天狂笑起来。

    "小子,我就不信你还能够阻挡我多少次攻击!"柱子族族长大笑一声,对着叶晨再次挥动拳头,狠狠的朝着叶晨的胸膛轰过去。

    叶晨同样疯狂的攻击向柱子族的族长,和对方展开了疯狂的战斗。

    在两人疯狂厮杀中,叶晨身上的伤口不断地增加。

    但是,叶晨根本顾不了这么多了,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因为柱子族族长的攻击太强大了,他已经撑不住多久了。

    柱子族族长看到叶晨不断被自己打中,不断地后退,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烂不堪,血迹斑驳,身上也布满了伤痕。

    看到叶晨身上那些惨烈的伤势,柱子族族长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残忍的弧度,心里暗道:"小子,就算你实力再强悍,今天你也必须要死在这里!"

    柱子族族长的拳头再次朝着叶晨的胸膛狠狠的轰击了过去,这一拳携带者磅礴的劲气,让周围的空间产生了阵阵涟漪,显示出其威力的强大。

    叶晨不断的闪避,但是,在速度上,他始终比不过柱子族的族长,只能被柱子族的族长打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啊!"

    叶晨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喊叫,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败在这个家伙的手上。

    这一次,柱子族族长并没有追击叶晨,而是站在原地,冷漠的看着倒在地上不断咳嗽着,嘴里流淌着鲜血的叶晨。

    "现在的你,应该知道自己差距有多大了吧!"柱子族族长冷笑道。

    叶晨没有理会柱子族族长的话,而是盘膝坐了下来,迅速调整着自己体内的状态,恢复伤势,恢复元气。

    "哼,小子,现在想要恢复伤势,恐怕已经不太可能了!"柱子族族长看到叶晨盘膝打坐,立马冷冷的对着他说道。

    "小子,今天我就先饶你一命!我倒要看看,等你伤势好了之后,还有什么资格跟我抢夺族长之位!"柱子族族长看着叶晨,冷冷的说道。

    柱子族族长说完,转身朝着外面冲去。

    "小子,你放心吧,我会让你慢慢享受我的惩罚,到时候,我会让你在痛苦当中死亡的!"柱子族族长的身影渐行渐远。

    听到柱子族族长最后的那句话,叶晨感觉到心脏仿佛停止跳动了一般,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瞬间张开了,一种恐怖的寒意笼罩着叶晨。

    叶晨没有想到柱子族族长居然会对他做出这样的惩罚,这让他感觉到很害怕,很恐惧。

    叶晨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身上的血液也渐渐的凝固了。

    看到这一幕,那群黑袍族的族长全都惊呆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在他们眼中的废物叶晨居然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抵挡住柱子族族长的全力攻击而不死,他们的眼神当中不由得露出了震惊和羡慕之色。

    他们都很清楚,柱子族族长是什么修为,他们这些黑袍族的族长都无法与之抗衡,而叶晨居然能够抵挡得住柱子族族长的攻击,这让他们对叶晨刮目相看。

    "你......你居然真的没事!"柱子族族长看着盘腿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血迹斑斑,但是,他却依旧在不断的吸收着天地灵气,不管怎么说,叶晨都是一名炼丹师,而且,他体内还有一条神龙血脉。

    他能够通过吞噬天地灵气来补充自己的损耗,而那些灵药则是能够让他迅速的恢复伤势。

    "不错,不愧是柱子族的族长,实力果然不简单,我确实是低估了你!"叶晨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对着柱子族族长说道。

    "小子,既然你没事了,那就继续接受我的审判吧!"柱子族族长对着叶晨大吼了一声。

    柱子族族长说完,再次朝着叶晨攻击过去。

    叶晨再次躲闪开柱子族族长的攻击。

    柱子族族长见自己居然再次被叶晨躲避了自己的攻击,他的双眼当中立即爆射出了一股愤怒的目光,看着叶晨再次挥舞起拳头攻击向叶晨。

    叶晨再次躲闪过去,再次躲过柱子族族长的攻击。

    "小子,你是逃不出我的拳脚的!"

    "哼!小爷可没有想着要逃跑,你想打,就打吧,我奉陪到底!"叶晨看着柱子族族长冷笑着说道。

    柱子族族长再次挥起右臂,再次朝着叶晨狠狠的打了过去。

    "嘭!"

    这一次,叶晨再次被柱子族族长一拳打飞了出去,这次,叶晨被砸在了墙壁上,将墙壁砸出了一个大洞,整个身子都嵌入到了墙壁之中。

    叶晨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剧烈的抽搐起来。

    "小子,现在知道自己的差距了吧?"

    "小子,现在知道了自己和我之间的差距了吧?"

    "哈哈,哈哈哈......"柱子族族长狂妄的对着叶晨笑着说道。

    叶晨从墙壁之上爬了起来,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碎成了粉末,但是,叶晨并不介意,他擦拭掉嘴边的血迹,对着柱子族族长嘲讽道:"你真是越老越没用了!居然拿拳脚来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不觉得羞耻吗?"

    "小子,你找死!"

    柱子族族长听到叶晨居然敢如此的讥讽他,他立刻愤怒了,他怒视着叶晨,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有点实力吗?有本事你也施展出你的拳脚来跟我打一场!"叶晨看着柱子族族长说道。

    "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柱子族族长再次挥动起拳头,朝着叶晨轰击了过去。

    这一次,柱子族族长的拳头之上,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这团熊熊的火焰,正是一颗高温的岩浆,足够融化任何一座山峰。

    看到柱子族族长再次朝着自己轰击而来,叶晨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脸上挂着一副玩味的表情,他再次迎了上去。

    "砰!"

    这一次,柱子族族长和叶晨两人再次撞在了一起,这一次,叶晨依靠着自己坚硬的肉身抵挡住了柱子族族长的攻击。

    但是,叶晨的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了,因为,柱子族族长的拳头之上蕴含着庞大的能量,直接将叶晨给轰飞了出去,砸在了墙壁上。

    叶晨又喷出一口鲜血。

    柱子族族长冷笑着说道:"小子,你就算是再怎么挣扎也是没用的!这一次,你就乖乖承认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吧!"

    "我承认,但是,你想杀我,那绝对没那么容易!"叶晨看着柱子族族长,冷冷的说道。

    "小子,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柱子族族长冷喝了一声。

    "嗖!"

    话音落下的瞬间,柱子族族长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再次出现在了叶晨的面前,一拳狠狠的朝着叶晨轰击而来。

    "唰!"

    就在叶晨以为自己要遭殃的时候,他发现,在他的四周,竟然突兀的出现了十几把飞剑,每一把飞剑都散发出凌厉无匹的气息,朝着他疯狂的袭击过来。

    "噗!"

    叶晨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连忙朝着后面退了一步,躲过了那些朝着他飞过来的飞剑。

    这些飞剑虽然威力十分的巨大,但是,叶晨毕竟也是一个神王初期巅峰级别的高手,这些飞剑想要重创叶晨,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不可能的事情。

    "哼,小子,你不是要跟我比试拳脚功夫嘛?我就跟你比试拳脚功夫,看看,谁才是最强者,谁才能够活下来!"

    "现在,你就尝试一下,我这拳头的威力吧!"柱子族族长冷冷的说道。

    "哼!我就不信了,你真的比我还厉害?"叶晨看着柱子族族长,冷笑着说道,他根本没有把柱子族族长刚才的话放在心里。

    叶晨看到柱子族族长不断的催动体内的真气,朝着柱子族族长身上涌过去,叶晨也不甘示弱,同样朝着柱子族族长身上涌过去。

    柱子族族长和叶晨两人的真气都在疯狂的朝着对方身上涌过去。

    柱子族族长看着叶晨,不断的将体内的真气注入到自己的拳头之上,一次次的挥出拳头,对准叶晨的胸口砸去。

    看到这里,叶晨不屑一顾的笑道:"呵呵!真是太搞笑了,你这样就想要击败我?真是可笑!"

    柱子族族长听到叶晨的话,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没有想到,叶晨不仅仅实力比他强,甚至连嘴皮子功夫也这么好,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被叶晨给挤兑的说不出话来了。

    柱子族族长冷哼了一声,然后对着叶晨再次攻击而去。

    "砰!"

    "砰!"

    "砰!"

    随着他每次攻击出去,他的拳头就会碰撞在叶晨身上,他每一次出击都能够轻松的。
最新网址:www.ixi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