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透视小医妃 > 第七十九章 臭丫头,你这是招惹了谁啊

第七十九章 臭丫头,你这是招惹了谁啊

最新网址:www.ixiatxt.com
    深知自己下手没个轻重的沈夏,闻言便瞬即松了手,随之冲神医老头笑了笑:“以后还乱说话吗?”

    女子虽面上挂着笑,奈何过于阴险。

    神医老头下意识缩了缩身,一时没注意脚下,后脚跟绊住拱门框,身形踉跄不稳,狼狈摔了一觉。

    谁知老头这一举动,竟不甚打翻了立在旁侧的香炉,里头香灰泼洒了一地。

    出奇的香味直窜入鼻腔内,许是这股子香味与大部分不同,神医老头一闻便倏然皱起眉头:“什么香啊,这么香?”

    语毕,他伸手捻起些地上的香灰,放在鼻尖仔细嗅了嗅。

    沈夏凑身走来,丝毫没注意到他微变的神色,毫不知情道:“就普通龙涎香啊。”

    “不,这不是龙涎香。”孟神医面色肃然,轻轻摩挲着指腹间的余灰,香灰细如尘,丝丝落下,粗劣的触感,更加让老头心中断定了一件事:“是迷魂香。”

    此话一出,沈夏秀丽的小脸瞬然冷下:“神医老头,你确定?”

    神医老头沉声细细解释道:“是龙涎香没错,可这里面加了迷魂草,若长期闻着这香,不出一个月必然毒发身亡,到时候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你咯。”

    女子柳眉紧皱在一起,久久未开口说话,暗暗思寻着。

    自己今日难怪浑身乏力,一直提不起兴致来,多半和这迷魂香有关。

    “臭丫头,你这是招惹了谁啊,竟下手如此恶毒。”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自己白花花的胡子。

    午时已过,许是今日天气不太好,屋外竟早早暗了下了天,低低沉沉一片。

    沈夏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摇头出神幽幽道:“我不知道。”

    说罢,目光却望向远处圆桌上,甄嬷嬷的饭菜,又随之扫了眼,泼洒了一地的香灰,心底不由发寒。

    若是今日孟神医未来,她也未发现香炉的异常。

    再者,若甄嬷嬷的目的当真不纯,自己食用下这次的饭菜。

    随意一个,便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她沈夏何时畏惧死亡?任凭子弹穿破自己皮肉,轰炸震响耳膜和身躯,她又何曾畏惧过?

    甚至每时每日都观察着自己的动向,凶手随意找准时机,对她下药投毒。

    这一切,让沈夏心生寒意的是,凶手不得而知。

    神医老头注意到香炉内,倒出来的香灰不火,看量估算也就烧了一晚左右。

    “把这个吃了。”老头倏然递来一黑不溜秋的药丸,沈夏盯着看了好半天,犹犹豫豫的模样,出声问道:“这什么东西?”

    神医老头看不下去,便一把塞进沈夏手里:“迷魂草的解药。”

    两人虽相识不久,但打心眼觉得这老头应该不是坏人。沈夏半信半疑地瞅了他一眼,才慢吞吞地将药丸吃下去。

    瞧见沈夏这般警惕眼神,神医老头便臭着脸,冷哼哼地坐回了圆桌:“哼!老夫还会害你不成?”

    若是他想害她,又为何要告诉她香炉里,烧的不是龙涎香?

    沈夏自然是知道他是一片好意,扬起副笑眯眯的表情,缓缓凑身过去:“好了好了,我知道老头你是为了我好,不生气了哈。”

    说罢,她故意伸手,拂了拂他下颚白花花的胡子,像顺气那般。

    神医老头可是知透了她的性子,并不吃她这套,便伸手挥开:“我不管,你得赔我一只烧鸡!”

    正哄人的沈夏,想也没想地开口就同意了:“没问题。”

    “那就两只!”神医老头并没有放弃这个,赶鸭子上架的机会。

    这不讨价还价还好,这一说,沈夏倏尔眯起了眸子,探究般的目光瞧着他。

    她缓缓反应过来,这神医老头,不会是故意耍小性子,就是为了吃烧鸡?

    发觉沈夏狐疑的眼神,神医老头顿时颔起首挺胸,倒很是理直气壮的模样:“干嘛!?是你有错在先!”

    完完全全就是一小老头,沈夏也懒得和他多计较了,很是敷衍地点头道:“行行行,两只就两只。”

    神医老头闻言,瞬间笑颜逐开。

    心想,今晚可终于有烧鸡吃了。

    可沈夏却没有他这般好心情了,得知香炉内烧的是迷魂草后,思虑便更加重了一些。

    今晚慕弘苍早早就昨晚了治疗,情况基本稳定,正在好转的状态,所以沈夏这边便也回来的早了些。

    女子正坐在菱花梳妆台铜镜前,出神似的拿着角梳,漫不经心地梳着发尾,任由身后秀竹细细为自己打理着墨发,几缕青丝飘飘洋洋落下。

    从秀竹今儿个见自家王妃起,她便一直都是这个模样,微微拢起的柳眉,久久未松懈下来。

    好半响,就连身后的秀竹,也看不下自家王妃这副忧愁不已的模样,轻声开口问道:“王妃,可是有何烦心事?”

    闻言,铜镜前女子蓦地滞住梳发的动作,手中角梳被轻轻置放下,眸子看着铜镜内的秀竹,徐徐出声问道:“秀竹我问你一个事。”

    自家王妃语气不大于往常,她从未有过这般面色与语气。

    诡异紧张的气氛,不由让秀竹也随着止下手中的动作,甚至紧张到屏住呼吸:“王妃你说。”

    沈夏坐在铜镜前,从里头瞧见秀竹胆战心惊地低埋着脑袋,所有神色都已表露在了脸上,似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委屈又无措。

    她不由轻笑出声:“瞧你这副样,我不过就是想问问,我房内燃着的香,都是谁专门送的?”

    秀竹一听,自己王妃竟是在问送香的事儿,紧绷的身子一瞬便松懈了下来,细细回想了番道:“好像是甄嬷嬷身边的一个女婢,叫阿燕。她负责送府上所有的香料,今早我恰好撞见她来送香料了。”

    “秀竹,你可有撞见那女婢可疑的行为?”沈夏黛眉久久轻撇着,丝毫不见松懈过。

    秀竹沉吟片刻,缓慢摇了摇脑袋,小声道:“未见……”

    甄嬷嬷三个字一出,沈夏一双柳眉便不觉皱起,特别是在得知送香料的女婢,还是甄嬷嬷身边的人,心中便愈发觉得这甄嬷嬷有古怪。
最新网址:www.ixiatxt.com